艺海听潮
  • 当前位置:首页 > 印象大洼 > 艺海听潮
  • 一路向北,我找到北了
  • 2019-01-16 08:49:58 查看:
  • 摘要:作者:陈苏锦
  •   北极村,在我的认知里,离我的生活很远,中国最北的城镇。中国这么大,我没去过的地方实在太多,而且在有限的时间里,我想去的地方实在太丰富。

      但,就在这个夏天,从沈阳出发,经过海拉尔,走过一望无际幅员辽阔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经过浓郁俄罗斯风情的满州里,走过向往已久的额尔古纳河湿地,经过如果不来基本上永远也不会想起的根河,经过因当年一场大火吞噬了整个县城和所有附近林场而被世界关注了的漠河,一路向北,我们在一个晴朗的上午终于来到了著名的“北极村”。一座古色古香的木刻楞大门特别醒目的红色“北极村”提醒着你,这就是北极村。

      导游小姑娘告诉我们:北极村是在1997年开放的旅游风景区,这里最著名的是中国唯一观测北极光壮美景色的地方。在1860年的时候就开始有人居住。北极村在2014年中国最具魅力旅游景点景区评比榜单上是与三亚的“天涯海角”并列第十名的。这几年慕名来北极村的人太多了,过去是单纯为观赏北极光而来,都是在夏天来,现在在秋天、冬天来的也不少,还有从远处的大城市坐飞机来北极村过年的,别看北极村地方小,我们这儿附近是有飞机场的。

      我们在流经村庄的黑龙江上坐着游船观光,感受着夏日里黑龙江的烟波浩渺,感受着河对岸俄罗斯人家的袅袅炊烟升起,导游说这黑龙江里盛产着许多珍贵的冷水鱼,今天中午就会让你们去“农家乐”美美地吃上一顿江水炖鱼,老新鲜了。如果冬天来,在零下五十多度的天气里凿冰挂鱼更有意思。“零下五十多度?我的妈呀!”我就冷不丁听谁在船的末尾来这么一嗓子,一看,还是个中年男人。

      我们去了“最北哨卡”,导游告诉我们那是春节晚会时向全国人民拜年的来自祖国最北边陲的哨卡,敬意,悄然而生,冰天雪地。

      我们来到“中国最北邮局”,这里销量最好的是盖着“中国最北邮局”,“黑龙江漠河”和“黑龙江·漠河北极村营业”字样的明信片,单张的卖、成套的也卖,营业员小姑娘说:“你来到我们这里一年四季都有好玩儿好看的,北极光一年四季都有可能出现,不过夏至前后最容易看到,你们这时候来不一定能看到。”我买了一套“神州北极”的明信片,那里有“龙江第一湾”、有五花山秋天的白桦林、有覆盖着厚厚白雪的木刻楞民居、有北极村二十九站圣诞屋、有七星广场、有北极光、有绽放在落叶松林中的兴安杜娟、有象形“北”红字雕塑、最北供销社、最北人家……样样最比,不一而足,很美!

      到了北极村,很重要的一件是找“北”。

      导游告诉我们,这里的“北”都是从“最北点”指示木牌开始通往丛林深处,你们就找去吧!我们一行人就顶着下午的太阳一路蜿蜒走去,开始看到一个“北”字,我们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我找到北了”,“我也找到北了”,“这儿也有北”,后来发现有的“北”刻在石头上,有的“北”写在树上,形态各异,红的、黑的、绿的都有,我们索性对着这么多的“北”字站在那里休息,同时也在品味哪个“北”字是最好看的。一路寻着,来到了“北望垭口”,一块巨石上刻着“中国北极点”,排队照相的时候,忽又听远处有人喊“我找着北了,在这儿呢!”我们一行人跑到一块高高的石头那一看,可不是,这块大石头上刻的不是一个“北”字啦,那上边的黑体字是“我找着北了”。真是“北中之北”。

      我,终于找着北了。

      站在“神州北极”巨大石碑下,望着身后静静流淌的江水,在这北极村炽热的阳光下,我的心,慢慢静下来……

      晚饭之后,我们在北极村里散步。因为北极村本身就在景区里,四通八达的大路小路,都有完好的标志牌,这街那路的显示的十分清晰,来来往往悠闲的都是外地人,走到哪里都有民宿、客栈、宾馆,还有在“七星广场”附近、江边附近已在兴建的错落有致的楼房,在你身边倏忽而过的不一定是东南西北的号牌的车,载着南腔北调的老人和小孩儿……

      晚上九点的时候,天还没有黑,我们一行几人索性就在入住的客栈里打扑克,“你们谁的衣服在院子里没收的想着收起来啊!”“别忘了收衣服啊!”“外屋地的灯想着帮我闭了啊!”这是这户农家客栈的老板娘——一位两岁时来到北极村现在已经六十多岁的祖籍山东女主人的声音,我们几个人都乐了,叽叽喳喳地想起了小时候,白天晾在外面的衣服晚上是要收起来的,自家人不收,邻居也会喊你收的,平房、胡同,浓郁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

      凌晨三点没到,我撩开窗帘向外望去,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亮了,但整个村子笼罩在一片静溢中,有早起的人拿着相机在拍,也有人穿着冲锋衣在外慢悠悠地走着,东看看,西望望,没有了热闹的景象,没有了人声的喧哗,这,是北极村的清晨。

      如果有机会,还来不?

      我们问向彼此,“来!”没有犹豫!

      在我的心里,在他们的心里,北极村不仅仅是一个坐标,来这里找到了北,又不仅仅是找北,更是找“静”,找一种心灵上的静,找一种淳朴中的静,找一种情感上有所依托的静……

      我想起在这一路向北的旅途中,我、阿静、亚娜、小李一行四人都已五十开外,每个人分别都去过若干草原,但到了呼伦贝尔,尤其是听导游说今年的呼伦贝尔因为雨水充沛,水草长势最好。面对着呼伦贝尔大草原一望无际到天边在阳光下泛着绿色之光的草地都说不出话来了,早已忘掉了年龄的矜持,迎着太阳,四个人一同在草地上飞起来,阿静像领头的雁一样飞的最轻盈,亚娜的短发被微风吹的像散开的花儿,小李子在飞起来时还对着镜头笑起来,而胖胖的我竟然也能飞起来……激动、激动、还是激动!亚娜和小李子站在蒙古包边上说,我们下回还要这么玩儿,这疯起来也挺有意思!

      看得出来,阿静、亚娜、小李子和我一样很享受此刻的静谧。静静地,我们手拉着手,把从心里往外的笑容定格在这“北极村”的宁静里。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午后,我们中的哪一个人说不定就会拿着这张照片,想起当年的那个夏天,那个午后,我们四个一同找到了北,我们多么安静,我们多么开心,我们多么年轻啊!(盘锦日报)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冬季,到北旅田园来看雪

主办单位:中共大洼区委宣传部  辽ICP备12001955号-1

辽公网安备 21112102000040号

地址:大洼区大洼镇珠江东街2号  联系电话:0427—6780100  邮编:124200

传真:0427-6780109  E-mail:pjdwxwb@sina.com  管理维护:大洼区新兴媒体宣传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