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海听潮
  • 当前位置:首页 > 印象大洼 > 艺海听潮
  • 难忘小学班主任
  • 2018-09-08 08:46:30 查看:
  • 摘要:作者:赵成清
  •   从二年级起,为了照顾路远的同学就近入学,学校把我们班分了出来,变成了分校,实际就我们一个班(她就是吉林省九台县苇子沟乡石头咀子小学的前身),总共才40多名同学。学校是分开了,但办学条件极差,除了40多套缺胳膊少腿的桌椅外,几乎是一无所有。班主任陈显凤老师首先发动同学们从家里拿来了木板、木条、钉子,他自己借来锯子、锤子,和同学们一起把桌椅修理好了。为了解决教室问题,陈老师和生产队协商,先把教室安排在了生产队场院的打更房里,打更房是用土坯垒的,坐北朝南,只有南面一扇门,一扇简易的窗子。陈老师教我们班的全部课程,语文、算术、体育、音乐。体育课没有体育器材,课间老师就领着我们在打谷场上围成圈子丢手帕,丢到谁那里哪位同学没有发现,就请他(她)为大家唱一支歌。到了秋天,生产队粮食上场了,要用打更房了,陈老师又开始为教室发愁。最后在老陈家借到了房子,是五间大房,连二、对面炕。白天社员都到生产队劳动了,我们就坐在炕上上课,老师站在地上讲课,黑板挂在屋子的一端。因为是在农民家里上课,吃饭睡觉他们还得用自己的房子,因此,地上不能摆放桌椅,陈老师就发动大家做一块木板,板边上穿两个眼,上边系上绳子,下课了放在炕上到外边做游戏,这样的学习生活一直持续到四年级,才有了我们真正意义上的校舍和教室。

      为了给班级增加经费,改善办学条件,陈老师每年春天都带着我们到生产队的地里拔豆根,卖给生产队用来烀马料,还带领我们在班级前面的空地上种上一种叫“红花”的中药材,收获后卖给供销社。挣到的钱用来买笤帚、撮子等班级用品,一部分用来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

      我十分清楚地记得,我用的第一个文具盒,就是我被评上三好学生之后,班主任陈老师给买的,共花了二角八分钱,文具盒是木制,往一头拉盖,班主任陈老师还用他那漂亮的毛笔字在文具盒盖上写下了“永远进步”四个大字。

      上了三年级,该用钢笔了。但因家里穷,买不起自来水笔,也买不起瓶装的墨水,只能花二分钱买来蓝色颜料块,如现在药店卖的正痛片大小,回来后研碎,用开水化开,再花几分钱买来站水笔杆、笔尖。每天上学用捡来的注射用的青霉素的小瓶装一点墨水,放到衣服兜里,到学校好用。有时不小心,瓶盖就开了,弄了满身的墨水不说,上课还得向同学要墨水用。用蘸水笔蘸少了不下水,多了就弄得满纸都是,辛辛苦苦做好的作业弄得一塌糊涂。班主任陈老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就悄悄地把自己一支没有用过的“金龙”牌自来水笔送给了我,这也是我人生中用的第一支自来水笔。

      我的班主任老师一直把我送入初中,也一直工作在农村教育工作的第一线,把自己火红的青春献给了教书育人的事业,把自己的知识和爱,无私地献给了学生,用自己勤劳的汗水,辛勤的耕耘,丰富开阔学子的知识心田。

      在初中学习阶段,每逢寒暑假,我都会回母校看望我的恩师。以后入伍到部队,每次探家也去看望。可是到盘锦工作后,就和我的恩师失去了联系。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现在老人家已年过古稀,应该是退休了。他为振兴中国农村的教育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我的小学班主任老师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我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

    《摘自盘锦日报》2018.9.8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大地的耳朵

主办单位:中共大洼区委宣传部  辽ICP备12001955号-1

辽公网安备 21112102000040号

地址:大洼区大洼镇珠江东街2号  联系电话:0427—6780100  邮编:124200

传真:0427-6780109  E-mail:pjdwxwb@sina.com  管理维护:大洼区新兴媒体宣传管理中心